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胡豆

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穿越了阴阳,爱有多爱  

2007-11-28 22:32:15|  分类: 个人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爱的悲,莫过于生离死别;

悲之切,远不过人鬼殊途!

 

这是上个世纪末发生在成都平原的一个真实感人的故事。

这是一场漂浮在泪水之上的婚礼!

很不幸,我和千百人见证了......

 

省医院的走廊。

我抽出了烟,递给枫。

他没有察觉,我碰了碰他的手臂。

他抬头木然地看我,机械地接住,双眼红红的;我心里又是一阵难过。

没有看我点着的打火机,转头看着监护室,眼泪又止不住流了下来。

监护室里躺着的是他心爱的晓!

再过三天,晓就会成为他的新娘!

 

枫和晓是三年前认识的。

枫从小喜欢体育,读初中开始就多次参加了全市的田径运动会,部队退伍后就职于某部后勤供给公司。

喜好运动的他高大英俊,酷象费翔,加上为人直率,每次比赛时总会有不少MM为他助威呐喊。

晓的家庭清贫,父亲是国有企业职工,母亲来自农村,无业。高中毕业后,晓在一家酒店打工。

晓出落的亭亭玉立,容貌娇好;聪明伶俐的她,很快就成为酒店酒吧的领班。

枫和晓几乎是一见钟情,无论谁都会夸是绝配的一对!

但是,枫和晓的结识遭到双方父母的强烈反对!

他们是善良的一辈,但在现实社会里,他们经历了太多的辛酸,都希望儿女不要再尝试他们所经历的一切。他们清楚,只要能放弃感情,他们的生活将是灿烂的。

特别是枫的父亲,总公司的老总刚刚托人来说媒。

家庭的压力却成为他们更为强烈的感情动力。

终于,有一天,当枫的父母看到晓时,他们的态度很快就转变了,能拒绝这样伶俐可人的儿媳是很难的。

但晓的父亲坚决不准晓和枫来往,誓言除非不认这个父亲。

晓的坚持,使父亲躺在了病榻。

枫拉着晓的手跪在了病床前.

“只要人在,一切我们都能创造,我发誓不会让晓跟着我受苦受累”!

晓的母亲只知道流泪和骂,“鬼老头,你转过头看看他们吧”!

许久,晓的父亲才转过身,当看到跪在面前的枫和晓,还有他们坚定的眼神,足足有好几分钟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从那以后,晓争着加班和熬夜,几乎一天也没有休息过!

枫则毅然请求从行政部门调到销售部门,销售部门按业绩提成,虽然辛苦,但可以有颇丰的收入。

三年里,他们没有出门旅游过,没有吃过“肯德基”,几乎没有看过一场电影,晓也给自己定了条规矩,买衣服不能超出三百元。但他们的感情与日俱增,每次枫出差回家,第一件事就是看晓,晓总是若无旁人地紧紧地会抱着枫好几分钟,一句话也不说。枫总说,这个时刻,天都是蓝蓝的,只有白云在慢慢地飘!

三年后,枫和晓共同兑现了对晓父母的承诺,他们拿到了新房的钥匙。虽然还有余款,但这一天,他们特别高兴,破例邀请朋友吃了顿火锅。

那天晚上,枫喝醉了,晓也没有怪他,一晚都是幸福地笑容。

 

终于,双方父母在春节见了面,定在那年的五月四日举行婚礼。

五月一日,大假。

在他们的印象里已经好久没有休息过了,就连婚纱照都是晓在影楼等着枫出差回来赶照的。

今天也不能,婚礼还有很多东西要筹备。

下午一点。

枫出门,对晓说,“今天可能一些亲戚和朋友要来,你就在家吧”。

晓说,“恩,你记住再买些糖回来”。

枫吻了晓,出了门。

可他无论怎样也想不到,这一去,竟成了永别!

当下午2点左右,枫接到在门外进不了的朋友传呼,匆忙赶回家,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兆。

当他打开门,发现晓躺在地上,脸色苍白。

糖,滑落了一地。

“晓!!......”枫大声喊到!

晓软软地躺在枫的怀里,没有一丝反映!

枫懵了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有一味地喊着……

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晓往医院里送。

枫,一直紧紧地搂住晓,泪流满面!

值班医生叫来了主治医师,最后转进了省医院。

急救室外。

枫和晓的父母也到了。

晓的母亲大声地哭喊着,被她的父亲斥到,其实,他也是满眼泪水。

枫的母亲眼睛红红地问怎么啦,枫的头埋在手里,痛苦地摇了摇。

看着这个样子,枫的母亲抱着他,伤心地哭了。

等了很久,急救室的灯熄了,大家蜂拥而上。

医生告诉枫和他们的父母,“晓有先天性心脏病,突然发作造成脑失血缺氧,致使脑细胞部分死亡,造成昏迷。救治的可能性仅有10%,并且极大可能会成为植物人!”

这个结论犹如当头闷棒!

晓的母亲当场昏厥!

枫扑通一声跪在医生面前,吊着他的手哀求,“求求您,救救晓吧!”

医生苦笑着点了点头,“放心,我们会尽力地!”

枫的手和身体从医生的身上滑了下来。

“晓晓……”声泪俱下!

由于晓处于昏迷状态,很容易被细菌感染,所以监护室是严禁探护。

当医生得知到他们的情况后,报告了医院领导;于是,枫得到特许,每天可以进去探望一些时间。

监护室里,排满了的监护仪器,仪器灯有规律地一闪一闪。

戴着头罩的枫将晓的手贴在脸上,用右手轻轻地抚摸晓的脸颊,或者反复地替晓梳理头发,晓常说最喜欢他这样;他坚信晓能感知到他的存在,包括他的动作和声音,甚至他心里的呼唤!

枫深情地看着晓,眼神忽而坚定,忽而哀伤,忽而又那么地无助……

熟睡的晓依然那么地娇美,白皙地脸上甚至还有一丝淡淡地幸福!熟睡中的她一定还在憧憬那即将到来的新娘的滋味吧!

她一定在等,在等她心爱的枫将她从睡梦中唤醒,一起步入结婚礼堂!

她一定知道能将她唤醒的通道在何处,她一定多么想将这些告诉她的枫,她一定很着急,我甚至透过玻璃看到她长长地睫毛在动,恍惚中甚至好象看到她的眼泪滑下了脸颊。

枫的胡子长了,脸迅速消瘦,灰蒙蒙的,不见了往日的帅气……

婚礼逼近,亲戚和朋友们天天都要来几次,都盼望着象戏里所演的那样奇迹突然发生!

晓的母亲每来一次就哭昏一次,医生建议她在家休息,晓的父亲整天陪着,一步也不敢离开!

 

奇迹没有发生!

53凌晨,传来了噩耗!

晓走了!

她抛下爱他的枫,爱她的父母,和所有的一切,带着她的新娘梦想,永远地走了!

殡仪馆里,晓静静地躺在冰冷地棺材里!

枫沉默了许久,抬起头说道,“爸、妈,明天我要娶晓!”

晓的父母怀疑听错了,茫然地看着枫。

在场所有的人,都盯着枫,很安静!

“她会回来,她要做新娘!明天……我要娶晓!”枫又重复,声音很慢,眼神坚定!

一阵风吹过,让人不寒而栗!

枫的父母张大了嘴,想说什么,看着枫;看着儿子的表情和眼神,她突然转身扑在丈夫的肩上又痛哭起来。

消息不胫而走,人们都在纷纷议论着这场特殊的“婚礼”!

 

54,早晨。

身着崭新米黄色西服的枫,恢复了往日的帅气,手捧鲜花和婚纱,坐进了花车。这套米黄色西服和婚纱是枫和晓一起选的。

晓说,“枫,就买这套吧,简直就是专门为你订做的!”

枫嫌贵,最后还是听晓的买了。

晓的婚纱,是租的,晓说,只穿一次,买,很不划算!

晓穿着这件婚纱拍的照片,被影楼作为经典挂在橱窗里。

西服,枫第一次穿;婚纱,带去给晓……

迎亲的车队来到晓的父母所在的宿舍楼下,这里围了好奇的人群。他们诧异地望着枫。

枫走在前头,迎亲队伍悄声地跟着。

来到了三楼,长长地过道,大红“喜”字鲜艳夺目。

这是一栋单身宿舍,为了照顾有家庭的职工,晓的家是由三间寝室打通连在一起的。

晓的个人婚纱照摆在桌上,那么楚楚动人,晓的亲戚少,他们陪着晓的父母坐在一张比较陈旧地沙发上。

望着这一大群人,晓的父母直了直身子,复杂地眼神落在了枫的身上,眼泪黯然而下!

枫望着晓的照片,慢慢跪了下去!

“爸、妈……”

一开口,枫的泪水就止不住哗哗直流,声音也变的梗塞!

“我来娶晓了……”

晓的母亲用手帕捂住嘴鼻抽泣!

我的视线模糊了,耳边传来的是抽泣声!

“从今以后……我会好好地待晓……我们……相亲……相爱……不让晓……受苦受累……啊……”枫,终于哭出了声,凄惨,让人心酸……

泪……,从我眼里涌了出来!

哭声,满屋都是!

晓的母亲整个身子都靠着晓的父亲,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;晓的父亲直挺着腰板,眼泪“啪嗒啪嗒”往下掉!

“从今天以后,我……就是您们的……亲生儿子了!”

晓的母亲一下抱住枫的头,哭喊道,“儿啊……我的晓啊……”!

哭声和泪水,向四周蔓延,扩散……

 

枫“迎亲”回来,整个街口站满黑压压想探个究竟的人群。 看见车队来了,一阵骚动.

晓的像,被枫用婚纱包着,抱在怀里,下了车。

后面的人往前挤,前面的人在往后退.

当看到婚纱里的“晓”,人群中传来了抽泣声;慢慢地,人群让出了一条通道。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安静了,连小孩也象很懂事地样子,靠着大人不动,眼睛直楞楞看着枫。

枫深情地看了看怀里的“晓”,人群又动了起来,抽泣声和哭声越来越大....

突然,他的身子抖了一下,急忙兴奋地抬起头,眼睛迅速张望,象在寻找什么......随即,他挂满泪痕的脸上泛起一丝幸福,更紧紧地抱住了“晓”,向他们的新房走去……

 

几年后,枫告诉我,那天,晓来了……

 

 

 

此文献给枫和他在天堂里的新娘-----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17)| 评论(1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